Monday, March 15, 2010

郁闷。纠结。挫败。

今天早上有一项intermediate presentation,一大早出门心情挺好,去电脑室打印了panel就屁颠屁颠到studio去把它pin上展示板。然后还跟doreen说,今天我心情很好,希望待会presentation时不会被打断。Presentation的形式是,大家将各自的panel展示在展示板上,老师们会一个一个看过、给意见,有时候还得自己去等在老师身边,请他看过这一组后到你那组。

结果presentation一开始就开始郁闷了。。。

其实,这次的作业是一项跟Singapore Civil Defense Force (SCDF)合作的作业,学期刚开始时,我们需要三人一组,每组抽一个题目,从那里开始。
由于是和SCDF合作,所以这个作业就跟救灾有关。比如有Energy Generator for Fire, SOS for Flood/Earthquake等等,我们这组抽到的题目是Wireless Public Address System for Earthquake.

作业的设计是:上半学期为group work,要针对目前现有的system作分析,并针对所抽到的灾难设计一个改进的或新的系统。下半学期进入individual work,需要设计出一个device,这个device需要可以被用在group work时所设计出的系统中。

我们组另外两位组员分别是doreen和maren,之前和doreen(接下来称朵灵)合作过,所以算是熟悉;而maren(接下来称美人)是从挪威来的交换学生,所以算是一个挺新鲜的组合吧。
其实和她俩合作挺愉快的,重要的是我们都很互相帮助,也能很好的沟通。
所以即使在作业过程中遇到瓶颈还是不被肯定时,心情虽然郁闷,但至少那是我们一起努力做出来的东西,我们可以一起改进、一起承担,所以其实很她们一起工作时是开心的。

这里再介绍一个人。
有一个应该是year3的男生,叫做leon(接下来称李昂),也加入了我们studio work的module,可是他是到上半学期快结束了才出现的(不懂为什么啦)。
然后,有一天,当朵灵、美人和我在为接下来的consultation做准备时(这是group work只剩一个星期就是final presentation),李昂同学突然出现,问我们他可以加入我们的组吗。当时他的说法是茶教授拿了题目单给他让他选要做的题目,而他对我们的题目(Wireless PA System for Earthquake)还蛮有兴趣的。当时朵灵没说话,我和美人觉得不好这样拒绝人家,就答应了让他加入。
后来。。。我们两个才知道原来这位李昂兄的评语不太好的。

怎么说呢?
要我说的话,就是自我、固执。
不过还是别在这里对他人着墨太多了,尤其接着写的不会是什么好事情,况且现在也是individual phase了。

Individual phase一开始,每个人需要有三个不同的设计方向(for the device which can be used in the system designed),也就是说假设一组有三个人,就会有九个设计方向。
虽然是个人阶段了,我、美人和朵灵还是常常一起讨论、互相帮忙(这也是我挺爱这组的原因吧~)。可这样子一直一起讨论就出现了一个问题:由于我们都一起思考、一起商量,我们的想法都被固定在一个框框里,即我们各自的三个方向都会有重叠。。。
说真的这个过程是痛苦的,因为一直想不到新的想法,一直被限制住的感觉。
后来有询问班上的其他同学,他们的解答其实帮了不少忙,谢谢~
无论如何,后来我们是有了不同的方向了。Direction presentation那天也取得不错的回馈,所以感觉挺好。=)

那是两个星期前的事了。
而上个星期的consultation,是要从三个方向中选出一个,发展出三个concept。
我的三个concept有一些缺漏或是考虑不周全的地方需要思考和改进的。这我不会觉得有什么,因为我觉得老师们说的有道理,所以我欣然接受他们的评语。重要的是我其实从consultation中得出了我想要发展而老师们觉得没什么问题的方向和concept,即是有所进展,所以我还挺开心的。=)

然后就是今天了。。。说回一开始说的,今天我郁闷即pekcek了。

卡洛斯教授的评语我是接受的,因为那的确是我考虑欠周了,所以郁闷的对象是我自己。总体来说卡教授的评语还是帮助我在现阶段往前更推进一步的。

到茶教授时问题来了。。。

他直接否决了我proposed的东西,说他认为那没有可行性。我其实不认为他不可以这么说,毕竟他也有自己的看法,而且我也同意他的部分说法的。
问题是,若您真的这么认为,为什么在上星期、前星期的consultation中,我present这个idea时,您没这么说?当时您也没反对?
而就在我努力发展这个idea后、在这两周后就是final presentation的时刻,您给我这么一口否决。是的,您提议了一个idea,而那个idea我也觉得挺好,可那不是我在做的东西呀!它甚至是完全不同的东西。
我其实很尊敬茶教授,也觉得他很有才华挺厉害,但这次、当时,我是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挫败的情绪。
您可不可以别这么善变and keep confusing me?您可不可以听完我们的idea explanation再定夺?
重点是我觉得现在我要做的是在现阶段往前进一步,而不是又回到原点重新开始,尤其在有时间限制的情况下。好吧,也许很多时候,当我们发现不适合时,是该回到原点重新开始,而不是死抓着现有的东西不放将错就错,可现在问题是我承认那个idea有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,但我不觉得它是不可以被发展的。并且请不要因为我和您对于题目的定义不太相同就如此武断。。。
呼。

至少另两位老师还赞同我的idea,只是各自提出了应该更深入思考和改进之处。
好吧。
决定了接下来的前进方向了。

有时候我觉得我太过在意老师们的想法了。设计本身就是挺主观的东西,设计师们有不同的想法更是自然不过的事情。而我应该做的应该是自己判断自己要做的是什么,自己要前进的方向是什么,老师们的说法只是参考。但我又还无法掌握如何平衡老师的意见和自己的想法,无法确定怎么做才是对的,因为可能根本就没有所谓对错。有时候很想坚持自己的想法,又担心考虑得太狭隘;有时想照着老师们说的方向,又觉得那不是我想要的方向。
唉。
好难啊。

4 comments:

..melindA^+^ said...

不要灰心,加油哦!^_^

sukyi said...

这就是过程。蛹变成蝴蝶也经过痛苦的过程。相信你自己行,你就一定行。。加油咯!

from papa

婉怡 said...

melinda - thank you~^^

papa - hao~

Kwok Tung said...

quite interesting "Wireless PA System for Earthquake"... can share some details of your design??? haha...